一安杂谈:老胡很中国

发布时间:2022-07-15 05:33:05 作者:admin 阅读量:66

(写于2021年5月29日)


在数字化信息时代,每个人几乎没有任何隐私可言,甚至连你有什么想法,别人都可能掌握。只有那些立场摇摆不定、态度变幻莫测、言语口是心非的人,才可能不会暴露自己的真正想法。正所谓真作假时假亦真,真真假假,虚虚实实。没有一定道行,怎么能够在当下的社会里混得风生水起、名利双收?

老胡就是这样一位道行极高的人。老胡何许人也?大名胡锡进是也,人民日报旗下《环球时报》总编,也是一位拥有众多粉丝的媒体大V。应该说老胡是一位非常勤奋、称职的媒体人,他针对社会热点问题,及时发出了他自己的声音,表明了自己的立场、观点和态度。但大多数时候,他的观点、态度是模糊的。模棱两可,莫衷一是,甚至看不任何出观点或态度。

当然这样说他,也不符合辩证法。没有表明立场,就是他的立场,不表明态度本身就是态度。

老胡发表的文章、消息、言论非常多,因其观点忽左忽右,或者中立,但大部分偏右,常常引来左派同志的骂声一片,胡总编也被人戏称为“胡编”、“胡球编”。胡总编自称为“老胡”,很多人叫他“老胡”,我也就随大流称其为“老胡”了。

网上老胡的文章与批评老胡的文章,我看过不少。特别是评论区,对老胡有人赞,也有人贬;有人爱,也有人恨;有人推崇,也有人鄙视。总之,老胡是一个富有争议的人物,对他的评价,争议颇多。老胡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?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,莫过于司马南老师在一个视频中讲的一句话,说老胡其实是个很不错的人。

司马南老师作为一名热爱红色文化、倾心传播红色文化的资深媒体人,他也是我非常敬重的一个人,他的话还是可信的。

司马南老师在视频中说,他有两个同为媒体人的好朋友郭松民与胡锡进,不知怎么就杠上了,可能是意见相左的原因吧。

郭松民老师当过空军飞行员,第十五届“中国新闻奖”一等奖获得者,资深的网络、纸媒和电视评论员。军人出身的松民老师,写评论文章那是杠杠的,观点鲜明,语言犀利。这老胡和松民老师打起了口水仗,都是好朋友帮谁嘛?着实让司马大哥捉鸡。或许是司马大哥深谙体制内的门道,所谓旁观者清,知道老胡自有苦衷,两位朋友之间定有误会。只好通过发段视频,规劝两位好友各自克制,不再针锋相对、不死不休。

人们常说,“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。”既然老胡与司马南老师能成为好朋友,或许真的怕是误解老胡了。老胡作为党的喉舌部门重要幕僚,所在的位置非同一般。虽然他没有资格参与最高层的决策,但最高层的意图他心里是最清楚的。如何将高层想要表达的意图,准确无误地表达出去,这应该是老胡的职责所在。所以,老胡所说的不一定是他所想说的。老胡所说的,一定是老胡他自己认为应该说的、不得不说的,哪怕是唯心的话。如果这样去理解老胡,也就明白老胡为何会忽左忽右了。老胡只是中国官僚体制内的一个典型代表,“胡锡进现象”也可以看做是当今整个官僚体制的一个缩影。

毛主席曾经说过,社会主义社会一直都存在着左、中、右三派,左右两派的斗争就是两条路线的斗争。拥护社会主义、主张继续革命的就是左派,拥护资本主义、不主张继续革命的就是右派,中间派或是中立、或是摇摆不定。其实绝大多数中间派就是骑墙派,谁对自己有利就拥护谁,就像墙头草,风往哪边吹,它就往哪边倒。

看看老胡这么多年来的言论,原来被小红粉痛骂的老胡,突然一改话风,好像变成了革命的左派,但冷不丁又冒出一两句不合时宜的话来,让红粉们大为恼火。比如全国民众纪念毛爷爷诞辰,老胡却在纪念的同时,不忘提一嘴老人家晚年的错误。就在上周“杂交水稻之父”袁爷爷仙逝,老胡除了表示悼念,说了句“他以一己之力为让中国人吃饱肚子,也为世界减少饥饿做出了贡献。”关键是“一己之力”太扎眼,给老胡引来无数板砖。严格意义上来说,老胡这句话表达的意思倒也没有错,他不是说袁爷爷凭一己之力就让中国人吃饱了肚子,而是说袁爷爷以一己之力,为了让中国人吃饱肚子,也为了让世界减少饥饿,做出了贡献。网友抓住“一己之力”做文章,老胡是不是被冤枉,也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。

中国是世界上仅存的文明没有断裂的文明古国,中华文明有很多个世纪一直处于世界领先地位。仅仅是在几百年前至今,人类社会步入资本主义社会时期,中国在自然科学方面落后于西方,但并不代表中华文明整体都落后了。我们优秀的传统文化、红色革命文化、社会主义文化,仍然是人类最好的精神食粮。这些优秀文化,是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重新构建美好精神家园必不可少的原料,是我们修身养性、端正三观所必需的精神养料。文化也是具有遗传性的,有些文化基因与我们的血脉一同传承,成为像黑头发、黄皮肤这种明显的炎黄子孙的标志。

比如我们中国人和西方人,思维定式就有明显区别。以美国人为代表的西方人,在他们的头脑中,只有对立的两面,非此即彼,非黑即白,不是朋友就是敌人。而中国人的思维不同,中国人都知道太极图,一个圆圈里两条黑白鱼,白里有黑,黑里有白。而且易经的哲学思维,通过遗传基因已经深深地扎根在我们头脑里,只不过我们平常都没有意识到而已。中国人的思维里,在黑与白中间还存在一个灰,在真与假中间还存在另一种状态,不全为真也不全为假,叫“实”。当两个好朋友在一起,一个人问另一个人:“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”,另一个人一定会说:“我不想听真话,也不想听假话,我想听你说实话,你就老老实实说说你心里怎么想的吧。”

说真话可能得罪人,很多人还不爱听。说假话是有目的故意的行为,专拣别人喜欢听的话说。讲假话终究有违道德,况且说了一句谎言,还要用一堆谎言来自圆其说。但假话说多了,自己也以为是真的。说假话的人多了,以讹传讹,他人把假话当真,全社会都把谎言当真,想要改正过来,反而非常费劲。

然而,无论谎言伪装得多么完美,总会有被人识破的一天。“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”因为评价一个人,不光是听他说过些什么话,而要看他最终做了什么。诺言是否兑现,言行是否一致。如果当面说一套,背后另做一套,这就是典型的两面人。如果处在敌人阵营,做的都是为了人民大众,那就是人民的英雄。如果是在人民阵营里,嘴上说的都是为了国家和人民,而做的却是出卖国家和人民利益的事,这就是大奸大恶之人。

古今中外的军事兵书,一般都是讲如何打仗,唯独中国的《孙子兵法》讲“不战”,以谋略致胜,“不战而屈人之兵”,“攻心为上”。可见,最高级别的军事家是战略军事家,从战略上做布局、做决断,斗智优先于斗勇。攻心就是要起到迷惑敌人、瓦解敌人的目的,让敌人摸不清我方虚实。什么情形要虚张声势,吓退敌人。什么情形要示弱,让敌人掉以轻心,诱敌深入方可一举歼灭。

由于中国的国情非常复杂,各种文化,各种思潮,各种利益纠葛以及冲突,都增加了国家治理、社会稳定的难度。如何积极应对当前复杂多变的国际国内局势,努力开创改革开放的新局面,这对执政党提出了更高更严的考验与挑战。作为百年大党,度过了幼年期和青少年期,如今已经非常成熟了,相信厚重的文化底蕴与东方智慧,一定可以帮助到我们,克服前进道路上任何艰难险阻。

作为执政党不可能不重视对意识形态领域的领导。枪杆子稳政权,笔杆子管方向。老胡是党媒人,他自己非常明白党媒要姓党,老胡当然明白该为谁代言。只不过老胡就是一个专门拿笔杆子、动嘴皮子的人,他能做的事情也就是摇摇笔杆子,耍耍嘴皮子。所以,大家不要责怪老胡,他的价值就是给我们测风向。

老胡就是风向标,风往哪边吹,他就往那边飘。

老胡很中国!感谢老胡,我说的也是实话。

Original article, reproduced please specify:一安杂谈:老胡很中国 | 汇惠万家

支付宝打赏 微信打赏

我要评论 登录后才能发布评论

版权所有©2017 | 广东汇惠万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   我要留言  网站地图
Catfish(鲶鱼) CMS V 6.7.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