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一家之言——一安说】革命斗争为哪般

发布时间:2021-05-16 23:13:58 作者:admin 阅读量:59

最近一段时间,我看了央视热播的几部电视剧。故事情节均以共产党领导的民主革命为主题,热情讴歌了革命先辈,为了寻找救国救民的真理,为了让全天下劳苦大众翻身得解放,克服千难万险,不惜流血牺牲,与中外一切反动势力,进行了英勇顽强的殊死斗争。那些感人至深的事迹,那些掷地有声的话语,那些悲惨壮烈的场景,无不显现出革命者的凛然正气、向死而生的大无畏英雄气概。

影视媒体开展向建党100周年献礼为主题的优秀影视剧展播活动,对于讲好红色故事、弘扬革命文化、传承红色基因、增进民族自信、鼓舞人民斗志,具有重大意义,无疑是值得称道的。笔者作为对党的历史,特别是对中国革命史有一定了解的中年党员,看惯了战争影视片中惨烈的场景,对革命者为何要革命的原因,能够有一些感同身受。但年轻人想法可能不一样。记得十多年前“白毛女为什么不嫁给黄世仁”的话题,在网络上引发了一场讨论,“白毛女应该嫁给黄世仁”的观点在青年大学生中还很流行。

白劳欠下黄世仁许多债还不上,黄世仁逼杨白劳以女儿喜儿抵债。杨白劳苦苦哀求黄世仁不成,遭到黄世仁及其狗腿子的毒打,被迫签下喜儿的卖身契,就这样喜儿被卖到了黄家,做了女仆。黄世仁强奸了喜儿,致使喜儿怀孕。黄世仁假意欲纳喜儿为妾,喜儿不肯嫁给黄世仁。遭到黄世仁大老婆的欺负,差点被卖去妓院,喜儿选择时机逃进了大山,依靠野果和破庙里的贡品为食。但因营养不良而流产,头发也变白了,成了“白毛女”。直到解放军活捉黄世仁后,喜儿才被解救出来。


喜儿这一选择引起了当代许多人的讨论,黄世仁有钱有权,嫁给他至少生活上衣食无忧,这有什么不好的?白毛女为什么不嫁呢?现在社会,只要有钱有势,谁又在乎年龄差异、身材相貌,又何须郎才女貌、门当户对?许多婚姻只不过是利益的勾连、名利权色的交换、各取所需罢了。

今天读到《讲党史不讲革命之因,有些不妥吧》的自媒体文章,里面的有些观点我非常认可。个人以为,当前开展的轰轰烈烈的学党史活动,如果不与学习研讨毛泽东思想相结合,也就没有去追根溯源,就不会找到革命的源头、精神的源头、力量的源头,就不能起到涤荡灵魂的作用。许多年轻人看到影视剧里血腥的场景,对比今天的现实生活,会在头脑里形成一个大大的问号。革命先烈那么拼命是为了什么?他们说的为真理而献身,真的有那么重要吗?他们的牺牲值得吗?毋容置疑,今天的一切都来之不易。而我们只有深入学习研究毛泽东思想,才能明白共产党为何要闹革命的真正原因,才能真正体会到共产党人的初心、使命与担当,才能懂得那一代人的牺牲与付出的非凡意义。

一直以来,国内理论界把毛泽东思想的精髓定义为“实事求是”四个字,这只不过是一个方法论的问题,非常不全面。毛泽东思想是非常完整的哲学体系,至少有三大精髓。但由于历史的原因,被后来的掌权派隐去了另外两大精髓,这从毛选的发行可以看出端倪。毛主席逝世后发行的《毛泽东选集》只发行前四卷,第五卷再也没有发行了。对于毛泽东思想的三大精髓,我正在写一篇比较长的文章加以阐释,不久可与大家见面,这里只做一些简单的论述。

我们知道,任何事物至少都有三个构成要件。比如说起某一历史事件,必定有时间、地点、人物三要素;而事件的过程也有起因、经过、结局三个要件。任何的事物都可分为象、数、理三个要素。象是指事物的表象是事物呈现给我们能看到的表面特征、具体形状等。数是指事物呈现的规模大小、持续时间长短、能量的强弱等等,是我们进行定量、定性分析的基础,也是我们对事物进行逻辑分类的依据。理是指现象背后的逻辑与规律,它是如何形成的,又会如何演化,最终结局如何。人生不也有三大终结问题吗?我是谁、我来自哪里、我要到哪里去?

毛泽东思想既然是一个完整的哲学体系,就不可能只讲一点,不及其余。毛泽东思想的精髓应该有三点:“人民至上”、“阶级斗争”、“实事求是”。三点不一起讲,就不是对毛泽东思想的完整继承,甚至可以说是本末倒置。

“人民至上”是一切工作的出发点,是无产阶级革命的首因。有“人民至上”才能有群众路线、群众观念、独立自主,人民的立场就是无产阶级的立场。有了立场,才能分清楚利益之所在,才能分清楚敌我矛盾之所在,才能分清谁是敌人、谁是朋友。毛选开篇第一句:“谁是我们的敌人?谁是我们的朋友?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。”为什么这么说?先把敌我的界限搞清楚,有助于明确我们后续的策略与原则。同样一件事情,对于朋友,和对于敌人,是不同的。

“人民至上”就是把人民作为最高的权力象征、地位象征,就是共产党人心中的上天。《纪念白求恩》、《愚公移山》、《为人民服务》这三篇文章(称“老三篇”)就是毛泽东思想中“人民至上”思想的最有力诠释。《愚公移山》是毛主席为中共七大作的闭幕词,里面引用了“愚公移山”的寓言故事作比喻,说共产党要挖掉帝国主义、封建主义这两座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大山,靠什么感动上帝?他说:“我们一定要坚持下去,一定要不断地工作,我们也会感动上帝的。这个上帝不是别人,就是全中国的人民大众。”所以,毛主席由衷地喊出“人民万岁”,他是真的从心底里认为“人民群众才是真正的英雄”。

有了“人民至上”的立场,就有了统一战线的基础,就有了团结大多数、壮大自身队伍的策略。毛主席通俗地解释“统一战线”,就是把“自己的人搞得多多的,敌人搞得少少的”。只要是人民中的一员,都享有各种平等的权利,搞特权的人就是自己走向了人民的反面。“人民至上”真正使共产党的各级干部甘心情愿做人民的公仆,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,做人民的勤务兵。

当然,党的各级干部也是人民中的一员,只要不自甘堕落、公然与人民为敌、走向人民的反面,哪怕犯过一些错误甚至严重错误的同志,也会通过批评教育,“惩前毖后,治病救人”,帮助和挽救他们,否则也不会有某大人的“三落三起”之神话。而对于国民党投诚起义人员,从人民的对立面走到了人民的阵营里来了,都可以既往<不咎,委以重任。

“人民至上”,人人都享有人民当家做主的一切权利,真正做到“人人为我,我为人人”这难道不是我们每个人都向往与追求的吗?也只有落实了“人民至上”,共产党人才能拍着胸口说“权为民所用,利为民所谋,情为民所系”,而不是一切为了个人、为了小家庭、为了少数人。

第二个精髓是“阶级斗争”,体现这个精髓的哲学思辩就在《矛盾论》这篇雄文里。矛盾是无处不在、无时不在。假如一个事物内部没有了矛盾,那这个事物就死亡了或者不存在了。马克思主义的矛盾论,其实质就是中国传统哲学里的阴阳论,一阴一阳之谓道,阴阳一正一反,互相依存又互相斗争,此消彼长,推动着事物的发展变化。

因此,任何事物的产生、成长、延续、演化,都是矛盾的正反两方面,互相斗争而呈现出来的结果。儿童和青少年时期身体发育得快,是因为新生细胞的速度大大快于衰老细胞的凋亡速度。还是同一个人,到了中年就不会再长身体了,而到了老年,身体又变矮小了。为什么会这样呢?就是因为身体的新生细胞与凋亡细胞对比,数量发生改变所至。

社会上的人会有千差万别,相貌、身体特征的差异除开暂且不论,思想也可以千差万别,所谓一千个人有一千种想法。为了统一思想,统一行动,那就要开展思想工作,进行思想的交流与争锋。思想政治工作被称为克敌制胜的“三大法宝”之一,为什么庶民就不能谈政治了呢?

斗争是万事万物存在的一种常态,有斗争才会有发展,没有斗争,就是死水一潭。千万年来,人类的历史不就是一部人类的斗争史吗?人类不断地与自然灾害、与洪水猛兽、与疾病作斗争,经历了各种各样的天灾人祸。人类为了自身的生活与生存,抢夺土地、矿产、奴隶、妇女等资源,发生了不计其数的战争。

为了摆脱统治阶级的剥削与压迫,被统治阶级举戈相向、奋起反抗。斗争推动着人类社会向前发展,历史就是这样不断地重复着一个个王朝的兴衰更替。

古今中外,统治阶级一旦腐败透顶,人民就会起来造反。统治阶级的政权被推翻,诞生了新的统治者,建立了新王朝。随着社会阶层的分化,又出现新的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,新的统治阶级与被统治阶级又产生了矛盾。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,它是统治阶级维护自身政权的暴力工具。一旦被统治阶级想反抗,国家就动用军队、警察等暴力工具、暴力手段,来镇压反抗者。

因此,在任何一个国家,只要剥削制度不消灭,社会财富分配不均匀,就会产生剥削阶级与被剥削阶级的对立。哪里有压剥,哪里就会有反抗。有阶级对立,就会有阶级矛盾。阶级不消灭,阶级斗争就不会消亡。共产党人以消灭阶级、实现共产主义为最高理想。共产党人只有解放了全人类,才能真正解放自身。真正的共产党人应该不会忘记初心使命,生命不息,奋斗不止。

在无产阶级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国家,为什么还要提阶级斗争?因为斗争是一种社会常态,一个人的思想有两面性,人最难打败的敌人是自己。一个人的思想,一定会有无产阶级的思想,也会有非无产阶级的思想。有的人对别人要求马列主义,对自己却放松思想改造,让剥削思想扎根在自己头脑里,极端个人主义、享乐主义、拜金主义、封建主义、宗派主义等等大行其道。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现在,还不能根除腐败的根本思想原因。

人的正确思想从哪里来?毛主席明明白白地告诉过我们,只能从实践中来,从斗争中来,从科学实验中来。错误的思想不去斗争,不从头脑中清除,正确的思想就进不来。思想阵地我方不去占领,就一定会被敌人占领。就像毛主席比喻的,房子有了灰尘,扫帚不去扫,灰尘永远都在,还会越积越多。这些年意识形态领域的乱象,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?

很多人认为阶级斗争过时了,不应该再提。不提阶级斗争的结局会怎样?毛主席告诫全党同志,我们的社会主义才刚刚起步,后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万里长征才刚刚开始。不承认阶级斗争、不讲阶级斗争就有可能断送社会主义的前程,像前苏联那样“卫星上天,红旗落地”。因此,不讲阶级斗争、不承认阶级斗争,就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。

阶级斗争过时论、熄灭论有百害而无一利,因为它违反了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,违背了唯物辩证法的矛盾论和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。

不讲阶级斗争,就不能保障“人民至上”制度的落实,就不能护守“人民至上”取得的一切属于人民的劳动成果。


不讲阶级斗争,对外敌我不分,一味地奴颜屈膝、仰人鼻息,不敢斗争,是彻头彻尾的投降主义。革命英雄主义、国际主义的风范荡然无存,又谈何独立自主的外交路线?

不讲阶级斗争,对内表面上一团和气,只讲阶层,不讲阶级,掩盖阶级剥削的事实。以精神鸦片麻痹群众斗志,莫谈国事,只谈风月,歌功颂德,皆大欢喜,听不到批评的声音。以民主之名,行专政之实,是少数权贵的民主,是对多数劳苦民众的专政。不讲阶级斗争,也不提防范颜色革命,让第五纵队势力越来越大,他们虚无历史、抹黑英雄、颠倒黑白、散布流言,给国内民众的三观造成混乱,影响极其恶劣,流毒很难肃清。

没有异见不代表没有意见,沉默也是一种抗争。“不在沉默中暴发,就在沉默中死亡。”历史的警钟在长鸣,时刻提醒我们,“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”。看看我们今天身处的这个世界,看看我们国内在资本操控下各种蠢蠢欲动的逆流,教育资源、医疗卫生资源、土地资源、矿产资源、房产资源,都在哪些人手里、都有哪些人受益?我们不要总是被“厉害了我的国”、与数不胜数的毒鸡汤所误导了,醒醒吧,同志们!

阶级斗争天天讲、月月讲、年年讲,这不仅是震慑敌人的法宝,更是改造我们每一个人思想的锐利武器。古人尚且“一日三省”,“日日新,苟日新,又日新”,难道有着共产主义觉悟的各级领导干部,不应该起好模范带头作用,每日检视自己的思想和言行吗?倘能如此,又怎么会有当面一套背后一套,非要等到东窗事发,受到党纪国法惩处时才后悔不迭、痛心不已?如果每个人以人民立场、阶级立场来划分是非对错,坚持与不良思想行为作斗争,那就自己也可以给自己动手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,就是挖疮挤脓、刮骨疗毒。针对有血缘关系的亲人,应该是帮理不帮亲,依法不徇情。天下劳苦大众本就是一家人,讲无产阶级的革命友情,也并不排斥血脉亲情,倘若损害无产阶级全局利益、整体利益、长远利益,那就成了无产阶级的敌人,就必然要遭到大义灭亲。所以文革期间,夫妻之间、兄弟姐妹之间、子女与父母之间划清思想界限,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认识到了“小我”与“大我”的关系,是非轻重已经分得非常清楚了,这是无产阶级觉悟提高的表现,并不是某些人口中所说的人性弱点的大暴露。相反,在金钱主导一切的现实社会,为了一己私利,夫妻反目,手足相残、父子成仇的例子更多,手段卑劣,情节狗血,那才是人性假、恶、丑的大暴露。

只讲血缘,只讲人情,亲疏有别,任人唯亲,就会违反原则、破坏规矩、败坏形象,导致长袖善舞的坏人吃香,阿谀逢迎的小人得志,刚正不阿的人受冷落、遭排挤。各种拉帮结派、包庇舞弊、结党营私,自然就有了生长的土壤。而阶级斗争就是那些搞团团伙伙、耍阴谋诡计、只为少数人谋取不当利益、死不悔改铁了心要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人的噩梦。 

试问,在那样一个政治挂帅、思想领先的年代,解决腐败问题的三个前提“不想腐、不敢腐、不能腐”,是不是都具备了?还会有人冒着灭顶之灾的风险去搞腐败吗?还是陈老总说得好啊:“手莫伸,伸手必被捉,人民群众来监督,众目睽睽难逃脱。”这对那个年代反腐的情形,总结得真是太精妙了。

今天重提阶级斗争、政治挂帅,谁会害怕?只有那些剥削阶级思想严重、封建特权思想根深蒂固的人才会害怕,也就是文革被打倒后虽然后来评了反,但没有真正认识自己错误的人、以及他们的后代与徒子徒孙们,他们打心底里害怕。因为正义的呼声,人民的力量,斗争的坚决,给他们留下了永久的心理阴影。

毛主席在晚年评价自己说,“我一生干了两件事,一是和蒋介石斗了那么几十年,把他赶到那么几个海岛上去了。抗战八年,把日本人请回老家去了。对这些事持异议的人不多……另一件事就是发动文化大革命。这件事拥护的人不多,反对的人不少。这两件事都没有完。”

这两件事如果说有什么关联的话,那就是以“阶级斗争”为表现形式的无产阶级革命。第一场革命是推翻国民党反动统治政权的革命,建立了人民当家做主的社会主义新中国。第二场革命是防止封建主义、资本主义复辟的思想革命,是共产党内的自我革命。党内一直都存在两条路线的激烈斗争,只不过在当时到了非公开化不可的程度。这两场革命,由于毛主席的与世长辞,都没有完成。第一件事,台湾至今未回归,国家仍未统一。第二件事更是功败垂成,中途夭折。不过,经过四十多年社会实践的检验,人民群众有一个再认识的过程。今天人们发现,毛泽东思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灿烂辉煌。

第三个精髓“实事求是”,以《实践论》为标志。因为这点是公认的,这里就不展开讲。

总之,只有把握这三个精髓,结合中国共产党100年历史的学习,我们就能解开许多疑惑。对任何历史事件、历史人物的评说,以及对现今阶段各项政策措施的评价,就有了区分美丑善恶、是非曲直的标准和参照。站在人民的立场看问题,与站在敌人的立场看问题,会得出不同甚至截然相反的结论。

“私者一时,公者千古。”只要五星红旗还在、镰刀与锤子标志的红旗还在这块红色的土地上高高扬起,革命先烈们的鲜血就不会白流,人民英雄谱写的一曲曲壮歌,就会永远被后人传唱!

“起来,不愿做奴隶的人们……”

(一安写于2021年5月16日晚)

Original article, reproduced please specify:【一家之言——一安说】革命斗争为哪般 | 汇惠万家

支付宝打赏 微信打赏

我要评论 登录后才能发布评论

版权所有©2017 | 广东汇惠万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   我要留言  网站地图
Catfish(鲶鱼) CMS V 6.7.3